终身成长 杂记 面对不确定性,大脑如何估算机率和做选择?

面对不确定性,大脑如何估算机率和做选择?

当我们面对不确定性却需要做抉择时,我们会做出哪些自己也不知道的行为呢?大脑内会出现哪些现象呢?国立阳明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吴仕炜副教授于演讲中指出,实验心理学显示当人们评价机率、进行判断时,会出现系统性的偏误,此外,也为我们详细介绍大脑活动与人类做选择之间的关系。

▲吴仕炜,国立阳明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教授。

人经常需要做决定,小从购买饮料、选择交通工具,大到选举投票、生涯规划。做决定时,常常面临不确定性,因此评价各种可能结果的发生机率,就成为决策的重要依据。然而实验心理学的研究已经显示,人在机率评价上会出现系统性的偏误。

吴仕炜解析人在做选择时,脑中发生了什么事,帮助我们了解大脑如何做决定。

做决定时,我们倾向「忽略基本率」

四十多年前,实验心理学家Daniel Kahneman(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和AmosTversky的研究有一个著名例子:他们告诉受试者关于某个人(杰克)的特征描述,并告知杰克来自某个不同比例组合的族群,例如来自70个工程师、30个律师的族群,或来自30个工程师、70个律师的族群。受试者要判断杰克是工程师的可能性有多高。

这个实验操弄所谓的基本率(baserate),在此即为不同比率之族群:如果受试者将基本率纳入考察,则根据不同的基本率,估计出来的机率应该会不同。然而实验结果发现,人会倾向忽略基本率,而依赖关于杰克的描述来下判断。后来的心理学研究也发现更多不同的偏误(bias),这些偏误并非随机犯的错误,它们可被预测、具有一犯再犯的系统性,且在不同的判断上均会出现。

忽略基本率时,大脑发生了什么事?

但心理行为上的表现,如对基本率的忽视,是否能在脑中找到对应的活动?要如何找?吴仕炜先介绍「主观权重」(subjectiveweight)的概念:研究者在个体在估计机率时,可透过其行为测量他对不同信息所给予的主观权重,进而可以透过这个估计,量化个体忽视基本率的程度。

▲进行选择时,大脑发生了哪些事情?(图/Pixabay)

我们可以进一步利用这些量化的估计,分析大脑中哪些脑区的活动会随着不同程度的主观权重而改变。结果发现内侧前额叶(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和眼窝额叶(orbitofrontalcortex)两个脑区的活动,会反映主观权重的大小,而且此二脑区的活动还会反映主观权重的个别差异。再进一步,我们利用机器学习分析大脑活动,发现内侧前额叶和前扣带回的活动能够准确预测机率评价的个别差异。

情境不同,选择也不同

人不仅在机率评价上容易出错,在许多选择上也相当容易受情境影响。当人只能从哈密瓜或芒果择其一时,哈密瓜的吸引力可能低于芒果,但若选项是哈密瓜和榴莲时,哈密瓜的吸引力可能就相对提高了。所以同样是哈密瓜,在不同的选择情境,在决策者心中会有不同的相对价值。

这样的改变不仅表现在行为上,脑部活动也有相对应的改变。神经科学家Wolfram Schultz利用猕猴进行的一个经典研究,即发现眼窝额叶活动对于某个酬赏(哈密瓜)的反应会随着它所处的情境而改变:当该酬赏相对价值比较高时,该脑区的活动也较强。

▲一样都是哈密瓜,放在不同的水果旁边,对我们造成的吸引力却不同。(图/Pixabay)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有许多行销手法就是根据决策容易受情境影响的特性而设计的。例如单纯比较两款功能和价格不同的电脑时,消费者可能倾向选择价位低、功能较简单的款式;但加入第三款价格和规格略低于高价款的型号,会产生诱导效果,让消费者认为「只要再花多一点钱,就可以得到更强大的功能」,从而增加高价款的吸引力。

大脑的决策机制:内侧前额叶扮演重要角色

神经科学经过近十年的快速发展,让我们对于大脑进行决策的神经机制已有基本的了解。其中,内侧前额叶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由于内侧前额区和皮层下结构如纹状体和杏仁核(和情绪有关)、以及海马回和内颞叶皮质(和记忆有关)均有密切联结,所以是整合不同来源的主客观信息的重要部位。

透过功能性磁振造影,已有许多研究指出,人类内侧前额叶的活化程度会反映决策过程中不同选项的主观价值。另外,我们也从脑伤病人的研究发现当内侧前额叶区域损伤时,决策质量会降低,对环境知识的更新能力也会减弱。所以从脑造影研究和脑伤研究,均指出此脑区在决策历程扮演的重要角色。

资料来源:科技大观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终身成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growing.com/1638.html

作者: 浪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15498741@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