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成长 读书笔记 读书笔记《鼠疫》读后感(又译《瘟疫》)

读书笔记《鼠疫》读后感(又译《瘟疫》)

人类在遇到没有办法控制的巨大灾祸的时候,在那个当下该如何去面对?

是勇敢的去对抗还是干脆躲起来,或是选择麻木不仁、心不在焉?面对死亡将近的时刻,我们能够好好正视自己的生命,活在当下,尽力做能做的事,并继续做一个好人吗?

注意心得内有大量情节的说明,不想被暴雷者要小心观看~~~

故事在说明什么?

故事的背景发生在一个虚拟的时空——194X年的奥兰,法国在北非阿尔及利亚的一个省会。

故事的叙述者从开始发生老鼠大量死亡的事件开始描写,李厄医生是故事的主角。藉由李厄医生察觉老鼠与不明死亡疾病的关联,直到明白鼠疫正式在奥兰城爆发作为故事的起点。而这场突然出现的疫情,因当权者的漠视,最后只好走向唐突封城作为控制疫情的方法。

一直到疫情爆发之前,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与己无关的事。一直到封城之后,所有奥兰城的人还执着在自己的私心情感之上,担忧封城后的分离、担忧无法与所爱的人再联系,而这份私情远远大过疫情所带来的绝望。直到疫情渐渐变成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

面对疫情的迅速扩散,神父潘尼罗面对无法解释的疫情,以宗教的力量带领众人摆脱痛苦。一个叫做塔卢的城市观察者向李厄医生提议要自己出来成立「卫生志愿小组」带领众人加入,与李厄医生一起面对疫情发生的这个事实。原先要逃离封城的记者蓝柏和小公务人员葛朗也决定加入卫生志愿小组。让原本私人的「疾病」变成一个「同在一艘船上」的事实。

维持了十个月之久的疫病就像不知为何而来一般的突然又离开,原先效用不大的血清突然就发挥了功效。而就在疫情渐渐要消退之时,塔卢忽然染病过世,一直以来信奉神的潘尼洛神父也疑似染上鼠疫过世了。虽然众人沈浸在打开城门的欢喜之中,但终于表露叙事者身份的李厄医生却没办法从这种结束当中感到快乐,因为鼠疫并不回消失,它们虽时都可能再次袭来。

人道主义精神的李厄医生

李厄医生作为本书的主角,面对重大不可抵御的命运,却依然尽己之力去做对人类最有帮助的事,在所有人想着自己的私情之时。他是小说中最具人道精神的人,具高贵的品格。李厄医师的妻子在鼠疫发生之前就已经被送出城外的山上安养。但面临瘟疫的来袭,李厄从没想过要试图离开这样的命运,抱着同情,也抱着祝福,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记者蓝柏在一开始封城的时候,因城外有着自己的爱人,而来来回回找到各种方式希望可以逃出城去。但看到李厄医生和塔卢的努力,最终决定留下来加入志愿队。

蓝柏说:「我不相信英雄主义,我知道这很容易,也从经验中得知这是杀人行为。唯一令我感兴趣的是为自己所爱而生、而死。」

李厄医生回他:「你说得对,蓝柏,完全正确,关于你要做的事我觉得很对也很好,所以我一点也不想改变你的心意。可是我还是要跟你说:这一切无关乎英雄主义,而是一种正直。说出来可能会让人发笑,但我觉得对抗瘟疫的唯一方式就是正直。」

「什么叫正直?」蓝柏忽然变得很严肃。

「我不知道一般人怎么看,但对我来说,就是尽我的本分。」

在与塔卢的对话中,医生也说:「我想我对英雄主义和圣人行为都没兴趣,我关心的是怎么当个人。」

圣徒形象的塔卢

塔卢一直都是李厄医生在抗疫中的挚友,在李厄医生为疫病四处奔走时,塔卢自告奋勇出来成立志愿队,坚持做着对的事情。

塔卢的父亲是法院的佐审官,社会地位不低,表面上是个好好先生,不算是个大好人,但也绝对说不上是个坏人,虽然有一点点拈花惹草的行为,但大致都不引起反感。身为父亲,也试图想要了解塔卢,总的来说塔卢对父亲颇有好感。直到塔卢十七岁的时候,父亲邀请塔卢去法庭旁听,并在那天看到父亲亲口请求被告被判处死刑时,这成为改变塔卢的一个重大的关键点。

塔卢不能接受这个社会中有死刑,这是一种谋杀。他认为既然自己身在一个有死刑的社会中,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反抗这个社会,所以他参与政治,反抗社会就是反抗谋杀。但久了之后,塔卢渐渐明白有时候不管再崇高的理由都还是可能导致杀人。他才明白⋯⋯其实这个社会中每个人都是沾染瘟疫的,都是瘟疫的患者。

对塔卢来说,瘟疫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一种「恶」。要避免自己得到瘟疫是困难的,健康、正直、纯洁⋯⋯这么多事都要靠意志力维持,一刻都不能分心,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不小心沾染了瘟疫,从此想要痊愈就不是太容易的事。

「我最感兴趣的就是想知道怎么成为圣人。」

在塔卢得到瘟疫的时候,他对李厄说:「我不想死,我会努力奋战。如果打不赢,我希望能好好安排后事。」

宗教信仰的代表潘尼罗神父

要特别提及一个在书中鲜明的意象,就是代表宗教的潘尼罗神父。

潘尼罗神父对于瘟疫的解释站在上帝的角度:「如果今天瘟疫涉及到你们,就表示自我反省的时候要到了。义人毋须惧怕,恶人才需发抖。」

而往后一幕小说中的情景,也将不信神的李厄医生与潘尼罗神父的冲突冲击到最高点。

法官的儿子染上了疫病。新的血清被加注在男孩身上,患病的过程中的种种痛苦和挣扎这样让一个孩子来承受,李厄医生历历在目。虽然男孩已经撑得比一般人还久,但最终仍是回天乏术,且痛苦了更长一段时间。

李厄忍不住对神父说了:「拜托!这一个,至少他是无辜的,你心里清楚得很!」

神父不断安抚李厄,并对他说:「这种事会令人愤慨是因为它超出我们的范围。但也许我们该去爱自己无法理解的事。」

李厄用尽全身的力气与热忱看着潘尼罗:「不,神父。我对爱有不同看法。而且我到死都绝不会去爱一个让孩子受折磨的宇宙现象。」

神父在面对瘟疫的时候,要众人将一切都交给上帝,抛下自己、摆脱自我,相信上帝,去爱上帝。但最后神父也染了疫病而死。这在小说当中更是留下一个大大的冲突点。从此可见卡缪并不相信神的安排,只认可了宗教的善的内涵。

从书里看到了什么?

若要探讨的这本小说中,作者想要在里面充斥的内涵,包括了这场瘟疫可能不只是一场疾病。写在二战后的这部小说,在在被解释成「欧洲对纳粹主义的对抗」。撇开当时的时代背景,就小说本身的寓言性质和人物之间价值的辩驳来说,都相当发人省思,也觉得相当精彩。

对于巨大的命运来袭,每个个人面对如此巨大的冲击,个人的理性往往会造成集体的不理性。从一开始的无视,到后来的习惯绝望,面对命运,人类一直都如此逆来顺受吗?向来都将这个集体的恐惧是为个人的苦痛吗?

小说中的李厄医生面对巨大的苦痛,却抱着最大的「善」来尽己之力反抗。他懂得同情病患,他懂得付出,他也懂得谅解,但他对于做对的事或做善的事从没有过一丝怀疑。一直到故事最后,我们才知道原来故事的叙事者一直以来都是李厄医生,面对塔卢成立的志愿小队,李厄医生这么说:倘若过度重视善行,到头来无异于间接且强力地向人性的恶致敬。因为这样一来会让人觉得善行只是因为罕见所以无价,而恶意与冷漠其实是更常见的人类行为动力。世上的恶几乎都来自于无知,而善意假如未加以阐明,也可能和恶行一样造成重大伤害。

他的心地善良,决心反抗命运的荒谬,和所有的人站在一起,投入共同确信的东西:爱、痛苦与放逐。所以他说对抗瘟疫的唯一方式就是正直,就是尽自己的本分。就如卡缪的三部曲所说,面对人世间的「荒谬」,我们必须起而「反抗」,进而去「爱」。

读书笔记《拖延心理学》读后感

读书笔记《发条橙》读后感

读后感!《少女死亡日记》读书笔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终身成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growing.com/1781.html

作者: 浪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15498741@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