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成长 职场 惊异的实习案例

惊异的实习案例

一个薪资不高、距离不近、工时不短、工作环境充满了令人惊异的实习机会,让参与实习的学生初次体会了真实工作的艰辛,也了解的现实工作上的落差,最后也对自己未来的生涯,做出重大的抉择!

小张大学念的是工科,在大一的时候,能玩的都玩遍了,到了大二,该当的科目也绝不放过,升上了大三,竟然发现有几门学科得和学弟妹们一起上(就是重修啦!),感觉还真是乱尴尬的,于是就像含羞草被碰触到似的开始收敛了起来。在大三的这一年,多少总算是修到了一些与本科系相关的专业科目,才对自己所念的这个科系稍微有了点概念。

实习机会

眼看着接下来的暑假要是结束后,就将要迈入大学的最后一年。小张感到有点迷茫,也有点慌张,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由得开始思考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是该就业还是该升学呢?或是像有些同学已经开始准备考公职了。如果选择就业,那该找怎样的工作呢?自己又适合做什么?还是自己想做什么呢?这一堆的问题,其实自己通通不知道答案。

那如果选择念研究所呢?心中也同样是一堆问号。是该继续念本科研究所,还是该转换跑道。这个科系已经念了三年,自己也不知道对此是否有兴趣,更搞不清楚未来工作好不好找,而且以目前的成绩来看可说是乏善可陈,若选择其他研究所或许能有所转机。不过若是真要改念其他研究所的话,现在就该开始准备了,否则会来不及,但问题是,该转到哪里去才好呢?想来想去在这个最后的暑假,到底可以为自己的未来做点什么呢?

班上的同学,虽然也有人想到毕业后该怎么办,但大多数同学仍是延续前两个暑假的风格,缺钱的到麦当劳打工、有才艺的去餐厅驻唱、功课好的当起家教老师,无聊的就去餐厅端盘子……。在大三的暑假,同学们想赚钱的、能赚钱的都各自发展去,唯独系上的三个暑期实习机会,却乏人问津。

小张心里盘算着,反正自己既无才艺也没有特别想买的东西,暑假也没事做,想想也不知道未来的工作会是怎样,而这个实习机会,虽然薪资不高(实际上还蛮低的!),地点又在外县市,距离也不近,为期两个月,时间不算短,一星期六天,每天都是朝八晚五的上下班时间。简单的讲,若是去实习,那么这一整个暑假就是完完全全的泡汤了。但是……,唉!谁叫我四分之三个大学生涯实在混得太凶了,此时若再不觉悟,只怕回头会找不到岸边,于是就给他狠狠地报名去,也正好可以借着这个实习,给自己一个扳回一城的机会,或许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青年张的惊异旅程

这是间工厂,一间乡下的小工厂,确切点讲,是一间中南部乡下的小压铸工厂。去实习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间工厂是在做什么的,只知道老板希望我们去帮忙做些工厂改善的什么的。咦!这工作听起来还像是颇有水准的,应该是挺不错的!

这次实习机会的三个名额,就在放暑假的前没几天,才好不容易的凑齐了。大家第一天风尘仆仆地骑了近一小时的摩托车,一大早就到了工厂。对我们三个来讲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比起平常上课,自己还真觉得今天真的是起了好大的一个早。但到了工厂才发现,大家早就各就岗位,而我们却惊险的差点迟到。进了大门,老板先让我们到厂房旁的一小栋建筑中,看起来像是办公室的地方,也没跟我们多说些什么,只是跟厂长交代了一下,就请厂长直接带我们先参观工厂一周。

听到参观工厂,大家都很期待,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我们这群刘姥姥们要进大观园了。

火山爆发

这个工厂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大家出了办公室的门没几步路,右边就是厂区了。

呵呵!才跟着厂长的步伐一脚踏进去,马上感觉到一股热浪迎面袭来,就像进了三温暖烤箱般的热气逼人。身体稍微调节后,发现在厂区内的右边整齐排列了约十台左右体积庞大的长型机器,正冒着热气轰轰隆隆的努力运转着。墙壁上还写着1,2,3,…的编号,定睛一看,就在编号上方,一道红得发烫,看起来至少上千度高温的金属溶液,就像是火山熔岩,正徐徐地从上方灌进这些庞然大物中,接着经过机器的闭合、挤压、射出、冷却、开启、退出等程序后(这是厂长在旁的说明),一个个的成品就从侧边落入箱中。

原来是进到了火山区了,难怪会那么热。看完这机器的生产过程后,唯一留在脑中久久挥之不去的,就是那色泽火红还会发出耀眼光芒的金属溶液,而工作人员就紧邻在旁操作……,奇怪了,他们难道都不怕吗?我们还只是站在离机器尾端一小段距离的地方就已备感威胁,他们就这么的直接操作,这难道不危险吗?小张感到有点惶恐而在心中呐喊着。

还有就是现在这么热的天气,再加上如此高温的金属溶液,大家不觉得热吗?只看到员工各个是挥汗如雨,自己也是酷热难耐,「这间工厂是没钱装冷气喔?只会用个大电风扇在吹。」心里才这样想着,竟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厂长突然愣了一下,随即转过头来,眉头一皱:「那你家厨房是有装冷气的喔!……那你是觉得会有用的吗?」

这时小张发现到灰白斑驳的墙壁上除了有数字的标示外,周围还散布着许多大小不一的黑点,就连屋顶天花板上也是一样。就像刻意由某个角度泼洒出去的满天星斗,只是不是一闪一闪亮晶晶,而是一点一点黑兮兮,而其中有些颜色较浅似乎是有些时日了,但有些却看起来色泽黝黑,还满新鲜的。

「请问厂长,墙壁上怎么会有那么多黑色的小点?」小张手指着前面上方,好奇的问。

厂长有点尴尬,不晓得该怎么说明比较妥当,于是顿了顿,清了一下喉咙,「嗯!……那个是,嗯!那个……,我们刚刚不是才说明了机器的运作程序,是闭合、挤压、射出、冷却、开启和退出吗?」

「嗯!……」大家口里虽然配合着响应,但心里却充满了疑惑,开始给他有点发毛了起来。

「有些时候……,我说的是很少的时候啦!当机器闭合不完全时,就会有很小的缝隙出现……。」厂长不知为何又停了下来,似乎在斟酌着接下来该用什么词汇才好,大家急着想知道答案,不约而同地问:「然后呢?」

厂长眼睛看着前方的机器,带着沉重的口气说:「这时机器若继续运作,就会开始挤压、射出,那……嗯!这个满天星斗就是这样造成的。」厂长好不容易说个明白。

「蛤!」大家不可置信的同时发出惊叹。原来不只是到了火山区,这个火山还会爆发啊!

这时,旁边的操作人员似乎听到精采的部分,斗志被强烈激发了起来,也跑过来凑个热闹。接着答腔,「我告诉你们,这个炸起来可精彩了,就像国庆烟火一样,火光四射的。」

这个形容活灵活现的,我们恍惚看到了火山爆发时四处喷溅的融岩泥浆,「那你们不会被炸到吗?」小张感到非常的怀疑。

操作人员不客气的说:「怎么不会被炸到,不过我们的身手都很矫健,只要发现快要出问题的时候,第一个动作就是立即转身、趴下,不过有时候发生得太快会来不及趴下,背后就难免千疮百孔……。」操作员说得是手舞足蹈的唱作俱佳。

我们不由得将视线朝向这位操作人员的背后探寻,这位操作人员也真是善体人意,马上就转过身来,「刚好前两天我这台机器才炸过一次,你们看看我背后就知道了。」

这一看,果然,衣服上确实有不少被烧破的小洞,这些破洞的周围还泛着一圈烧焦的痕迹,小张惊恐之余心理OS着,「我想你还是好好的顾好你的机器吧,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了,这里还真不是一个可以久留之地,大家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才是!」

「我们没有问题了,是不是可以往下继续进行。」小张有意无意的对厂长催促着。

口不能言,耳不能听

小张一行人继续往前进,才刚脱离了这袄热的火山熔岩区,双手就像是触电般不由自主地迅速抬了起来,赶紧把两个耳朵给紧紧地捂住了。

接着来到的这区,就像到了热门演唱会的现场,只是相同的只有一样大的音量,这里却只有单一尖锐又刺耳的音调。这区也真的是太吵了,吵到觉得要是再多待个一两分钟,要想不发疯恐怕都很难。

这区负责处理的工作其实并不难理解,只要看看周遭大家的动作就知道在干什么了。刚刚压铸出来的半成品会被送到这里进行研磨加工,坚硬的金属在飞快的砂轮上摩擦着,持续发出高亢尖锐的声音,充塞着整间厂房。实在也太多台机器了,难怪会那么吵。

在这么高分贝的环境中,大家发现真是有口难言,充耳不闻,忽然间每个人都变成了聋哑人士,想沟通也只能比手画脚。到了这里,即使厂长想跟我们说明也没人听得见,索性大家就快速前进,迅速远离这个既吵杂粉尘又多的地方。

手不能碰

到了接下来的这区,大家的耳根子可是一下子给清静了下来,而且也不热,还感到有点凉,有点奇怪的阴凉,这还真是难得啊。来到这区,大家就像是惊弓之鸟得到了片刻的喘息,心情稍微的放松了下来,于是开始左顾右盼。但见四处充满了奇怪的水槽,水槽上方架着一排排的挂钩像是晾衣架的机器,有意思了,是走错地方了吗?难不成是要清洗什么东西?

负责这区的主管,脸上挂着个有点诡异的笑容,从前方迅速地过来欢迎我们。为了让我们对此区的特性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位主管特别以身教代替言教,在还没开始解说之前,就这么地伸出手臂撩起了袖子,我们还以为他要当场示范操作给我们看呢?结果袖子卷好后却说:「大家过来看一下我的手臂。」奇怪了,又不是美女,这手臂会有什么好看的。

「大家看我的手臂上是不是有很多深色的斑点!」主管把手臂向左向右来回翻转,让大家能够看个清楚。果然,有不少个颜色接近咖啡色,大小不一的圆点。

「你们猜猜看,这些斑点是怎么造成的?」主管说。

我们左看右看,还真难看出个名堂,就插科打诨的说:「这该不会是您没事自残,自己无聊拿香烟一个一个烫出来的痕迹吧!」自己说完还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主管看起来应该是不怎么觉得好笑,一脸严肃的说:「我手上的这些斑点其实是被这池子里的水给烫伤的疤痕。」哇!大家不由得发出了惊呼声,我们不是惊呼这位主管怎么会被烫得如此的严重,而是惊呼我们怎么会傻到会跟这位主管一起站在这恐怖的水槽旁。

「即使我已经很小心的操作,还是难免会被烫到,这样你们就该知道这水槽里的水有多毒,所以千万不可轻易碰触或是过于靠近。」哇塞!连这个当主管的都如此的伤痕累累,那底下的人该怎么办啦?这哪是人做的工作!

主管接着说:「这里是电镀区,这水槽里面装都是强酸。」大家虽然很想见识一下这这一整池子的强酸是个什么样子,却又都不敢,反而不由自主地把双手都给藏到背后。主管接着伸手向左边画了一大圈,「这个范围内都是自动电镀区,但右边角落里的那一小块区域则是人工电镀。」主管似乎不太愿意正眼瞧向那区,就只用手势大致带了一下,「不过我们大部分都已经改为自动电镀了,现在已经很少用人工电镀。」这时主管突然抬高音量,「但即使是自动化设备也一样要很小心。」

这工厂里的员工真的是「卖命地」赚钱啊!很难去想像就连自动电镀都如此的危险,那么人工电镀会是个怎样的场景,难道大家都是超人吗?还是都是拼命三郎?

前进或后退

接下来参观了难以靠近的喷漆区、难闻的上胶区,以及组合区、包装区……等等,还参观了各式库房,没想到单单仓库就可以分为原物料仓、零组件仓、零配件仓、半成品仓、成品仓……,真是不晓得为何一个小小的工厂,搞得那么复杂要干什么。

整个工厂大致参观完后,唯一的心得就是,终于能够体会出早期国民党政府所宣称的,大陆同胞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情景啊!

结束了参观行程,厂长似乎有许多事情要忙,就像小偷遇到警察似的急忙的离开,却把我们给丢在原地,然后就——没人管了。不但没人管,还没人理,我们想找人也找不到人,老板也不知到哪去了,接下来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更重要的是,还没个地方可以待。记得吗?我们一进工厂老板就把我们交给厂长带去逛了好大一圈,都还没给个安身落脚的地方,这时的我们就像个孤儿,被遗弃在充满洪水猛兽的荒野中,任其自生自灭,这个没人理的感觉还真有点给他怪难受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只好在工厂里四处闲晃,当然啦!都是挑些相对安全的区域,最后无意间发现了一间没人在用的会议室,真是如获至宝,然后就这么自我安顿下来。管它个三七二十一,已经晃了半天了,双脚酸得要命,耳朵也难受得要死,不啰嗦,门关起来,先休息再讲。

—END—

【本文内容由作者精心制作,现发于 终身成长www.togrowing.com)。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内容尽在toGROWING。所用配图文中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打工是最好的实习

【领导力】如何当好一个主管

职场怎么表现?小心用力过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终身成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growing.com/1826.html

作者: 浪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15498741@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