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成长 职场 又一个惊异的实习案例

又一个惊异的实习案例

看似简单的工作,其中却暗藏着实际环境的复杂;看似单纯的问题,却揭露出现实社会与学校的落差。唯有亲身体验、亲手接触,才知道自己所知有限、才了解自己能力不足、也才更知道原来这世界有太多事情是我们无法预料且难以控制的。

见识完这个又热又吵又毒的工厂,还真的差点就给他打起了退堂鼓。虽然环境看似吓人,还没人理,但今天才是实习的第一天,总不好就这样落跑吧!但是又觉得犯得着为这微不足道的薪水甘冒如此风险吗?而且一整天下来,好像没做什么事情却又累得要死。

我们几个同学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不休,好似势均力敌的拔河双方,一时打得难分难解。讨论到后来,仍是难分轩轾,最后大家终于想了一个折衷方案——既然无法现在做出决定,那何不再多观察个几天不是比较妥当——因为当初讲好我们的工作是来做改善的,所以应该不会要我们一直待在这个人间炼狱中吧!

组织不组织

这个疑问幸好没有持续太久,隔天一早就揭晓了。大家猜得没错,我们没被丢进火山口,展开为期两个月的炎烧生活;也没被送去聋哑中心,开始虽然耳聪目明却是听不到只能手语表达的研磨生涯;更幸运的是没被派去操作晾衣架,这个恐怕连练成金钟罩、铁布衫都难以抵挡的手工电镀。而是让我们先从画出公司的组织图来做为此次实习的开始。

一家公司竟然会画不出组织图来,这还真是令人讶异,会不会是开玩笑啊!画个组织图,这工作会不会太简单了。课本上所教的组织图,不就是老板下面接着各个部门,再来就是员工了吗?这有什么好难的,怎么会画不出来呢?还要我们来做,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们了。结果老板一口气拿出好几张组织图来给我们,画得是五彩缤纷的,张张都不同,说:「公司一直都没办法画出正确的组织图,你们就先把组织图弄出来,顺便还可以了解公司的整体构架。」

这看起来应该是公司没时间更新组织图吧!那还不简单,只要拿着旧组织图,去各部门问一下现况再来作修改调整不就好了。没错,事情用想的都很简单,只是这一问下去,可不得了……,

「你那张组织图不对啦!」大家第一眼看到那张旧组织图的反应就是这么直接。

没关系,我们早就知道这张组织图不正确,要不然干嘛拿来问大家,是生活太无聊吗?「那你认为正确的应该是怎么样呢?」

被问的员工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用带点轻蔑的语调,耸耸肩、双手一摊:「我也不知道。」怎么可以不知道!当场天上一道闪电轰隆一声直接从我们面前劈了下来,好个青天霹雳。如果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那还有谁会知道,这个组织图接下来又该怎么改呢?我们三个实习生大家面面相觑,一起都傻了眼。

连续问了几位员工,答案就像是从同一台机器做出来的产品,每个都相同,都是莫宰羊。大家不只答案一样,就连讲话的态度也大同小异,看来大家已经被类似的事情给搞得很烦了,似乎对这个状况都感到很无奈,也对这个我们认为最简单的改善工作感到毫无兴趣。感觉上就是「怎么又来了」、「问题根本就不在这里」、「这样搞是没有用的」、「为什么怎么讲你们都听不懂呢?」这些话似乎在每位员工的心中,长期默默的抗议着。

我们花了不少的时间去了解大家的工作内容以及各单位所负责的范围。结果发现每个人其实都知道工作该怎么做,也知道该由谁去做,每一动生产完成后,也知道下一动该送到哪里去,大家每天都按部就班地在做事,看起来似乎是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如果不知道自己部门在组织图上的定位,没关系,但总该知道自己的定位吧!于是就问他们自己应该属于哪个部门,得到的回答却是:「那、可、说、不、定!」这!……怎么会这样!

当员工做A工作的时候是归A部门管理,但当做到B工作的时候却属于B部门的管辖范围。工厂生产的产品种类繁多,制造流程错综复杂又变动快速,大多数产品的生产程序都不一样,有些需要分工负责,有些又必须由一个人从头负责到尾;签核权限也是模糊不清,有些需要部门主管签核,有些虽不需部门主管签核但却需其他单位人员签核,甚至还有些需要非公司内人员的签核才行,例如有些必较重要的检验结果,主管说了没用,一定要顾问签了才算数,付款的审核,会计签了没用,要在公司不挂名的老板娘亲自点头了才行;若再加上各部门间相互支持、人员借调的状况,就导致了人员定位不明确、部门权责不清楚、公司组织一团乱的现象。我们了解完后,简直是一个头给他两个大,原本以为只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差事,没想到才刚开张,就如此的艰涩难行。

难怪老板要找我们这些大学生来做改善,工厂里的人各自都有各自的工作,每个人每天都昏天暗地的忙得要死,要整合还真是找不到人来处理。我们从这个组织图的问题就可以得到彻底的验证。

为了这张组织图我们去搜集了不少数据,参考了不少家公司的做法,也拼凑了各种组合,尝试了各种可能,画出了无数种版本,脑汁都快给绞乾榨尽了,奋斗到最后的结果却仍是画不出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正确」版本,而只能大致上符合。不过老板也不强求,能够做到这样也算是不错了。只是经过这件事后,我们对「组织图」这档子事情,从此有了新的看法——要了解一家公司的实际组织,可千万不要随便相信组织图上所画的结果。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把各个生产流程厘清并制度化,这其实就是承续组织图的工作继续往下深入,对各个单位的作业细节、工作性质、做法与重点逐一的去了解,也因此得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排程不排成

我们对生产流程首先开始进行的就是「排程」作业。生产要能顺利进行,其中排程是很重要的。「排程」作业的重点就是要适切的安排工厂中每一个生产执行单位在什么时间该做些什么事情,而其最佳的状况就是在能满足客户需求的条件下能够达到效率最大化、成本最低化。

简单的讲,排程就像是客户在餐厅点餐后,厨师要如何安排炒菜的顺序以及每次炒的份量,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多的餐点,不可让客人等太久,也要能依照顺序出菜,还要能让厨师及设备能够发挥最大的效用。

因此,排程最基本应达到的要求就是要能「准时交货」并且不可「停工待料」。这个从课本上看起来似乎不很复杂的排程作业,实际上一做起来却像进了迷雾森林,处处碰壁。

我们先到了现场了解一下目前的作法。呵呵!目前的作法大概就是哪张订单最急着要出货就先做哪张单子,这几乎就等于是没有排程嘛,还真是大出我们的意料之外,难怪老板会让我们来做排程,只是奇怪,这个排程看起来也并不难,为什么大家不多花点精神在排程上呢。

因为前面画组织图时就已经对工厂整个的运作流程有了大致上的了解,就天真的想着这个排程应该不会太难,可以先试着排看看。于是跟厂长要了最近的订单就开始模拟排程了起来。没多久,第一版排程方法就顺利诞生了,还真是非常地有效率,大家喜孜孜的拿到现场去比对验证,看看能不能顺利运作。

「这样不行啦!」现场一片抱怨声。

奇怪耶!怎么每次大家的回答都一样,都是什么都不行,「你们又没试看看,怎么会知道不行。」我们不服的说着。

现场人员也不甘示弱:「你们不知道啦!其实我们并不是没认真的排程过,只是结果都很不理想,就只会浪费时间,根本就不会有效果。」

「不会吧!……那你们试看看我们的排法,我们的排程可是参考了课本上所说的各种要素,精心设计出来的方法,而且若不试试看又怎么会知道不行。」

「唉呦!根本就不用试啦,我们随便一看也知道你们这个落差太大了。」现场人员还是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们反驳着,「怎么可能,不管再怎么样,有排程总比你们没排要好吧!」就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难道也不知道。

这次换站在一旁的课长看不下去了,过来跟我们说明,「我跟你们讲,我们的制造流程是很复杂的,不是你表面上所看到的这样……。」

「怎么说?」我们好奇地问。

「为了市场竞争以及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采用的是少量多样化的生产模式,所以我们单单产品线就有八大系列,而每个大系列又各分数个子系列,每个子系列还依大小、颜色、材质……等分成不同的型号,这全部要是加总起来恐怕会接近上千种产品……,」课长头稍微抬起,两眼有点无神不知看向什么地方,好像心里好像正在辛苦的计算着,然后突然回神,接着说:「而且几乎每个型号的生产流程都不相同。」才听到这里,我们心里就一阵「哇!」了起来,这会不会太夸张了,这么多种产品,还流程各不相同,那要怎么排啊!

「譬如说,即使是同一个样式的产品,如果大小不同,那么要用的模具也不相同,排程的时候就要考虑到换模。」课长进一步地解释着。

「什么?这跟模具有什么关系。」嘿嘿!这样说好像我们知道模具是个什么东东,其实我们连模具是长成什么样子、是干啥用的,也都统统不知道。

「这当然有关系了,你以为换模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吗?你知道每次换模要花多少时间吗?」

也不过就是换个模具嘛!能花多少时间,又干排程什么事情,「就只是换一下模,应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了不起就几十分钟吧!」我们随意的猜着。

「你们要搞清楚,是换模具又不是换面膜,随手一撕就好。每次换模要是顺利的话至少要一整天的时间,也就是说那一天的产能就整个的没啦!要是不顺利的话,那时间就更久了。」课长没好气的说着。

喔!原来,所以排程还要把换模的时间给考虑进去,这点我们之前根本就没想到,其实是根本就想不到,也因此,就还要同时考虑换模的最低经济生产量。就像厨房如果只有一个油锅,要是只炸一次鱼就要改炸薯条,那整锅油到处充满了鱼腥味就必须要换掉,这样不是很浪费吗?所以最好能够连续把鱼都炸完了,再改炸其他食材,这样才不浪费,才不会导致过高的成本,否则一不小心可能就赔钱了。

这点我们知道了,于是又花了几天,煞费苦心的又完成了第二版的排程方法。这次总该没问题了吧!

我们立即到现场模拟了一下。前面几个作业都还算顺利,这可不容易,不再听到有人喊「这样不行啦!」,但进度来到了喷漆区,在这里却又给卡住了。

喷漆区是个很特殊的地方,第一天参观工厂的时候,厂长并没有特别介绍,因为当时没有人在工作,怎么会没人呢?当时一直很好奇,但今天很幸运,终于看到有工作人员在现场进行喷漆,只是这个喷法,会不会有问题啊!工作人员手持喷枪,戴个口罩,周围稍微拿报纸做个遮蔽,就这么大喇喇的喷了起来。工作人员还好,至少还戴个口罩,那在附近工作或从旁边经过的人不是很倒霉吗?

我们问了一下这区的课长,终于了解了为何这个喷漆的工作时有时无,因为是时有时无,所以排程也不知道该怎么排。

原来当初会有这个喷漆的系列产品,是出自于一个偶然。有时出货的产品明明在出货检验时是正常的,当送交客户后,约莫过了一两个星期的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产品的电镀表面会开始发生变化,成了瑕疵品,客户只好退货。

因为一直找不到解决方法,为了避免客户退货,就只好提前把产品做好,在仓库中先存放一段时间,确定没问题后才出货(这个特殊现象,又是排程时没考虑到的),这样虽然对客户可以交代,但却不会减少瑕疵品,于是瑕疵品就一直累积,当累积得太多时就只好报废掉。这些都是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成品,虽然有瑕疵,但要报废也觉得实在是太可惜了。

有天老板灵机一动,这些瑕疵品只不过是表层有问题,那何不在外表加上一层涂料,把有问题的电镀遮掉不就好了。于是就把瑕疵品拿去喷漆,并提供给客户到市场上测试,没想到反应还不错,于是一个新产品就这么诞生了。

这还真神奇,废物不但可以回收再利用,还可创造新的商机,我们勤奋节俭、认真打拼的台湾中小企业,可真不是盖的。

这个喷漆型号的产品都是用电镀的瑕疵品去做的,等于是废物利用,所以售价较有竞争力,不过瑕疵品产生的数量与时间却非我们能控制的,且这新产品的需求并不稳定,有时需求大时会来不及供应,若不用瑕疵品成本又不符,所以这个排程,还真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我们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我们只会安排正常的生产程序,而不会安排如何适时稳定的产出瑕疵品,这可真伤脑筋,怎么会遇到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既然需求尚不太大,那就先略过这项吧!

经过多次反复的了解与测试,我们终于弄出了一版似乎真能达到不「停工待料」还能「准时出货」的排程方法来,经过这么多的挫折,大家可真是欣喜莫名,就请工厂正式上线排看看。经过一个星期,大家再到现场去检视成果,结果一看,竟然全部都乱了套。

「我们不是说好了要照新方法排吗?怎么才不过一周的时间就又全部都回复了原样。」这次我们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失望,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士气跌到了低谷,整个都给他没力了。

「没办法,大客户有急单要插单,我也没办法。而且你知道吗?对我们来讲插单并非很特殊的事情。我们经常会收到业务插单的指令,没办法,我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而且能够提供客户最大的弹性,也是我们主要的竞争优势,其他厂商根本就做不到,所以在插单如此频繁的状况下,即使排程重排也没多大作用,反而可能造成反效果。」结果这个排程搞了半天还是排不成,竟然是白忙了一场,最后只是让我们了解到——原来这世界有太多事情是我们无法预料又难以控制的。

—END—

【本文内容由作者精心制作,现发于 终身成长www.togrowing.com)。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内容尽在toGROWING。所用配图文中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惊异的实习案例

打工是最好的实习

【领导力】如何当好一个主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终身成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growing.com/1829.html

作者: 浪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15498741@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