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成长 读书笔记 《活着》解读

《活着》解读

《活着》讲述徐福贵一家,从1940到1970年代,经历国共内战、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的故事。片中带有浓厚的黑色幽默、讽刺意味与悲悯情怀,以小人物的生活作为时代巨轮的缩影。电影改编自余华同名小说,男女主角为葛优、巩俐,导演则是张艺谋。而此片也是张艺谋电影中,目前唯一被禁的片。本文将以皮影戏以及福贵对共产主义的意识、态度分析全片,并略微参照原著小说。

皮影戏的意涵

皮影戏为电影增加之要素,原著小说本来没有。皮影戏贯穿全片,象征着人如戏偶,福贵乃至于众人的命运,其实身不由己,被时代所操纵,此为皮影戏的悲观意象。不过,皮影戏也同时拥有乐观意象,也代表着生的希望。

1940年代:国共内战

皮影悲观意象:声色赌场中的任人摆布

浪荡少爷福贵,以为能主导自己的人生、婚姻与家庭,不知道龙二已在背后设局,他其实是被摆布的戏偶。此时的皮影戏对福贵来说,只是花天酒地时的消遣,他唱的戏词中

“望老天,多许一更,

奴和潘郎宵宿久。

宵宿久,象牙床上任你游。”

正如同他生活的纵情欢愉。不知道转眼间,他的家业全都输给了龙二,怀孕的妻子家珍带着女儿凤霞回娘家离开他,父亲则被他气死了(不是比喻)。

皮影乐观意象:生活的希望

“文仲心中好惨伤,

可恨老贼姜飞雄,

青龙关上逃了命,

啊……“

皮影戏的歌词转为悲凉,和先前的声色犬马截然不同。皮影戏对富贵来说,从玩乐消遣变为养家糊口的重要工具。不过福贵也洗心革面,努力想养活老母与妻小,皮影戏同时也是福贵生活的希望。

皮影悲观意象:颠沛战事中的命若浮萍

当福贵又唱着先前在赌场的“象牙床上任你游”时,国民党的刺刀突然出现。福贵的生活眼看即将转好,却事与愿违。福贵与同伴春生被国民党拉去当兵,就如同皮影被线给牵引。在赌场时,福贵不能主导自己的生活,如今,福贵甚至难以掌握自己的生命。而由此开始,时代的锁链正式拴在了福贵身上。

皮影乐观意象:生存的希望

福贵在战乱中仍不愿丢掉皮影,心中仍有返家后用皮影养家的念头。加入共后,福贵与春生更为共唱起了皮影戏,内容如下:

“广成子使起翻天印,

宝印起处疼煞人,

急忙我把二将换,

速速逃奔黄花山,

嗳嗳--

嗳嗳--”

皮影戏上演着打斗场景,中国也正经历着国共内战。共最后也成功地翻天覆地,国民党逃奔到了台湾。福贵也因为会唱皮影,有了参与革命的认证,皮影是福贵努力生存的希望。

福贵此时对于国共两党的认知似乎都并不多,就像是同袍老全,加入哪方无甚差别,重点是要努力生存,要活着回去。直到福贵回家经历龙二因地主身份遭处死后,对共、革命、阶级的意识才敏锐了起来。他未必支持或认同共产主义,但开始有基础的概念,甚至有一点恐惧,明白倘若要在共产社会里「活着」,什么应该、什么不应该,知道了「政治正确」与「政治不正确」。

【场景一】镇长在福贵家提及龙二因坐拥宅院不肯交给政府,被打为反动地主阶级,甚至放火烧了宅院。

镇长:「足足烧了几天几夜,福贵,你们家那木头可真好。」

福贵:「那不是我们家的木头,那是反革命的木头。」

【场景二】龙二被枪毙的现场,福贵被吓得尿裤子。「五枪,把龙二打得死死的。」

「肯定活不了。当年那院房要是不输给龙二,今天死的就是我了!」「你没记错吧?咱的成份是老百姓吗?」

「贫民好,贫民好,什么都不入当老百姓。」

赶忙与家珍找出替解放军唱戏的「革命证明」挂在墙上。

1940年代末期,总算活着回家的福贵,得知等不到自己的母亲含恨而终,女儿凤霞则生病变成哑巴,妻子家珍背着儿子有庆辛苦送水。福贵一家人继续努力地活着,迎向1950年代。

1950年代:大跃进

皮影悲观意象:土法炼钢中的哑然失声

大跃进时期,镇长挨家挨户收铁,有庆天真地想献出装皮影的箱子,家珍提议可以在工地上唱皮影戏鼓舞大家,拯救了皮影,在炼铁场时,福贵唱着

“赤精子使起阴阳镜,

宝镜照得目难睁,

吩咐一声莫怠慢,

嗳嗳--

佳荫关上逃性命,

嗳嗳--”

宝镜的刺眼,近似于冶炼钢铁的光与热。吩咐一声莫怠慢,则是当时众人的写照,大家捐出拥有的钢铁,连煮饭的锅子也留不住,再疲惫也不能休息。有庆的死讯传来前,福贵仍唱着皮影,但却没有戏词,只听见他“啊——啊”的喊声,正如同他看著有庆尸体时悲伤地哑然失声。福贵孤身一人,茫然而踉跄地走向有庆尸体时,他的后方背景,全由皮影给填满。

参与区长视察的有庆过于疲累在墙边补眠,意外死于同样忙于炼钢而几天没睡的区长汽车下。有庆的疲累分为两块,长期是因为家珍早起送水的工作,短期则由于大跃进的集体炼钢。有庆与区长的疲累造成了这场悲剧,他们的疲累则肇因于大跃进。此外,造化弄人的是,区长竟然是春生。当年在国共内战时,春生看着国民党的汽车到走神,说「我要是能拉上汽车,死都愿意。」,后面还爬上汽车如孩子般地玩着方向盘与喇叭,甚至加入解放军,开着汽车往南边走。多年后返回家乡,没想到竟害死福贵的儿子,被悲愤的家珍指责「你记住,你欠我们家一条命」,独自一人落寞地行走于漫长的道路,作为1950年代最后的画面。春生当初对汽车的喜爱,已然为有庆以及他自身的际遇写下伏笔。表面上春生驾驶着汽车,但其实他人生的方向盘仍是被时代给牢牢掌控。

皮影乐观意象:忠党爱国的荣耀

镇长庆贺制成钢铁成功时,特别点名有庆唱戏、家珍送水对大跃进的贡献,福贵也对此感到荣耀。福贵叫醒有庆前,便提及了此事。

于此阶段,福贵对共的态度如何呢?首先,有庆在大食堂把面倒在欺负姐姐凤霞的坏孩子头上。坏孩子的父亲一口咬定这是大人指使的,并说「这事就是搞破坏,就是破坏大食堂。破坏大食堂就是破坏大跃进。」福贵也因此处罚有庆,对家珍说「人家说他搞破坏,不打行吗?」。其次,有庆十分疲累,福贵仍说「大炼钢是全民运动,咱可不能落后」把他叫醒,并说「同学都去了,有庆可不敢不去。」从这两件事来看,被说是破坏大跃进,甚至支持大跃进的力度不够,似乎都会面临不好的结果。福贵对共的态度,隐然含有1940年代延续下来的恐惧。

此外,前往学校参加区长视察的途中,福贵对有庆说道:「咱们家现在也就是一只小鸡,鸡养大了就变成了鹅,鹅养大了就变成了羊,羊在养大了就变成了牛。牛以后就是共产主义了,就天天吃饺子,天天吃肉了。」这显现福贵对共产主义的乐观与支持,认为共产主义能使人民的生活更好。但是,这却是父子间的最后对话,有庆连饺子都还没吃,就死了。有庆的死,对照福贵的话语,产生巨大的讽刺。

1960年代、1970年代:文化大革命与以后

电影中最后两个部分为1960年代与「以后」,虽未直接点出,仍能推知为1970年代。1960年代的片长约莫42分钟,1970年代则是7分钟左右,为方便讨论,本文将两个年代合并讨论。

皮影悲观意象:皮影之殁

皮影历经40年代的国共内战、50年代的大跃进,终究被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烧毁。戏偶布幕过去被国民党的刺刀划破,戏偶则被共的刺刀穿透,箱子差点被拿去当大跃进炼钢的材料,如今戏偶皆付之一炬,只剩个空箱子。继输光家产而气死父亲、被强拉当兵使母亲郁郁而终、儿子有庆之死后,时代又对福贵作出沉重的打击,也就是女儿凤霞之死。人如戏偶的悲剧意象在此达到颠峰。

女婿万二喜(后称二喜)与凤霞相亲与结婚的几个场景中,充满着的画像、语录以及共的红色,包含二喜的见面礼与春生留下的礼物,又或者家里的装饰与结婚的合影。甚至婚礼时,二喜要带走凤霞时,先对主席画像鞠躬,说道「主席他老人家,我把徐凤霞同志接走了。」,才向福贵、家珍致意。镇长的贺词说「翻身不忘共,幸福不离主席。」众人合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主席亲。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思想是革名的宝。谁要是反对他,谁就是我们的敌人。」由此可知,文革时期,群众对个人崇拜的疯狂。

 

原以为幸福到来的福贵一家,没想到凤霞产子后竟会面临生命危险。而本来趾高气昂的红卫兵瞬间变得手足无措,表示「我们只是学生,我们没处理过,不会呀!」甚至还想请王大夫帮忙。然而王大夫被监禁时饿太久,转眼间吞了七个馒头差点撑死,根本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最后,福贵与家珍仅存的孩子凤霞也死去了。有庆死时,福贵凄凉地对春生说「我就一个儿子,春生,我就一个儿子。」而凤霞死时,家珍哭喊着「我就这一个女儿,我就剩这一个女儿了。」

此外,有庆死时,有脸部与被子染血的画面特写,凤霞死时,流出体外和沾满床单的鲜血更是明显,甚至怵目惊心。这两处的红,与共之红,造成了鲜明的对比,后者的红酿成了前者的红。除了凤霞成为文化大革命的牺牲者外,担任红卫兵的年轻学生们同样是受害者,他们离开校园,失去学习与受教育的机会。充满讽刺的是,福贵和家珍以为凤霞没事时,看着狼吞虎咽馒头的王大夫,灵光乍现决定将外孙命名为「馒头」,结果「馒头」跟「馒头」使得凤霞失去了生命。

到了1970年代,福贵、家珍、二喜带着馒头(外孙,不是食物),上山祭拜凤霞与有庆后回家。回家后,馒头向福贵询问新买的小鸡要养在哪时。福贵从床底下拉出皮影戏的箱子。虽然戏偶都被烧了,只剩个空箱子,但也「还有个空箱子」。福贵把小鸡放进箱子后,他们的对话如下:

福贵:「鸡长大了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

馒头:「牛以后呢?」

福贵:「牛以后呢……」

家珍:「牛以后阿,馒头就长大了。」

馒头:「我要骑在牛背上。」

家珍:「对,馒头就骑在牛背上」

福贵:「馒头长大就不骑牛啦,就坐火车,坐飞机。那个时候啊,日子就越来越好。」

当初福贵告诉有庆「牛以后就是共产主义了,就天天吃饺子,天天吃肉了。」如今讲到牛以后,福贵却愣了半晌,或许是想起了凤霞、有庆,又或思索要用什么东西来代替「共产主义」。在家珍解围后,福贵告诉馒头长大后可以坐火车、坐飞机、日子会越来越好。福贵对往后仍充满希望,但美好的未来已不需要共产主义作为前提条件,又或者美好的未来,不会有共产主义。

皮影乐观意象:美好社会的期望

虽然皮影戏偶已被烧掉,但箱子仍然存在,作为馒头养小鸡的家。小鸡是新生命或希望的象征,皮影箱子承载着新的生活,在此,可以看到福贵一家,或者说是人们对于美好未来的期望。

—END—

【本文内容由作者精心制作,现发于 终身成长www.togrowing.com)。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内容尽在toGROWING。所用配图文中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侵删。】

读书笔记《地狱变》解读

读书笔记!佐藤春夫《晶子曼陀罗》解读

读书笔记《黄金男人》读后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终身成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growing.com/1922.html

作者: 浪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15498741@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