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成长 思维 行为学习的探索:认识与学习创造力

行为学习的探索:认识与学习创造力

创造力是什么?创造力要如何测量?又该如何激发呢?「问世间创造力为何物」,要进入创造力的世界,认识它、掌握它,并不需要「over my dead body」,只要「open your mind」!Let’s go!

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时代,我们面对的世界信息越来越多元,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指出,创造与创新能力(creativity andinnovation)是未来的十大技能之一,因此培育个体的创造与创新能力已成为各国的共识。台湾当然也意识到「创造力时代」的这波趋势,因此教育部不仅在国中小学九年一贯课程纲要中把创新力的培养列为学生的基本能力,并在2002年公布的「创造力教育政策白皮书」中揭示,把国人创造思考能力的提升列为重要目标,预期把台湾打造为「创造共和国」。

认识创造力

何谓创造力?这是个复杂的概念,有各式各样的定义与概念。最先对这着墨的是学者基尔福特(Guilford,J. P.),他把思考历程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聚敛性思考,即个人在面对问题时,会根据已知的解题方法或规则解题,并且寻求固定与正确答案的一种思考方式。例如,在解答数学问题如4+8=?时,就根据规则寻求「12」这个答案。

另一种则称为扩散性思考,即个人在面对问题时,并不会局限于寻求唯一或固定的正确答案,而会尝试从不同角度寻求各式解答的可能。例如问:旧报纸有哪些用途?有些人可能会回答「包便当」、「擦玻璃」、「做剪纸」等各种天马行空的解答。

在上述思考的分类中,扩散性思考就属于创造力的一种,而且是创造力的潜能或创造思考的重要历程,可用以预测个体的创造力。扩散性思考包含3种特点:

流畅力─在面对问题情境时,心智灵活、思路流畅,能在短时间内想出许多不同的点子,表示创造力愈高,「下笔如行云流水」就是这特征最佳的脚注;

变通力─在面对难题时,不钻牛角尖,而能思路活络、随机应变、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且能想出各种不同类型的答案,创造力愈高的这一特征愈显著;

独创力─对于问题的解决有独到的见解,能想出超越众人的点子。

另有学者如梅尼克(Mednick,S.A.)等认为创造力是基于特殊目的或需求,把不同要素连接在一起并形成新关系的能力。若被连接在一起的要素间的距离愈远,则产生的历程或结果就愈有创造力。换句话说,愈有创造力的人愈能把看似没有关系的事物连接在一起,也就是愈能进行远距联想。例如:在多年以前,谁会想到把电话、电脑、摄录影机等功能结合在一起,成为今日几乎人手一支的智慧型手机呢?

梅尼克认为不同的个体有不同的联想方式,可分为「陡峭式连接」与「平缓式连接」两种。举例而言,当提供「桌子」一词请个体联想时,属于前者连接方式的人会马上联想到与桌子概念连接性最强的「椅子」,与桌子连接性较远、较弱的其他词汇则难以显露于其意识中;以后者方式连接的人则会逐渐联想出与桌子概念较远的桌布、木材、椅脚、模型等许多不同概念的词汇,而不是只想到连接性最强的椅子。比较起来,平缓式连接者较陡峭式连接者能把更多不同概念的东西连接在一起,似乎表示其有较高的创造力。

创造力的测量

要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创造力呢?有位心理学家陶伦斯(Torrance,E. P.)采用了基尔福特的扩散性思考概念,发展出一套包含语言与图画为材料的「陶伦斯创造思考测试」。台湾的创造力学家吴静吉等人把它改良,进一步发展出一套适合华人使用的「新编创造思考测试」。

这套测试采用了东方人常用的餐具─竹筷子,让个体思考竹筷子可能的用途有哪些;并使用了不同大小既像文字又像图画的的中文象形字—「人」字,请个体把人字当成图形为基底,尽量产生各种不同的图形并予以命名。若能在上述题目中想出愈多数量的答案(流畅力),想出各种不同类型的点子(变通力),想到自己从未想过或别人也想不到的点子(独创力),就代表愈有创造力。

其次,要如何测量个体的远距联想能力呢?梅尼克发展出远距联想测试(remote associates test,RAT),主要是提供一组包含3个概念上相差很远的刺激字(例如:same,head,tennis),并要求个体找出一个能与上述3个刺激字有关的目标词汇(上例解答:match)。

然而,这测试包含较多西方语言或文化的特色,并不适合用来测量华人的创造力。台湾的心理学家黄博圣、陈学志、刘政宏则根据梅尼克的想法与测试,另发展了一套中文词汇远距联想测试(Chinese word remote associates test,CWRAT)。这测试主要采用「词对」型式编制,题目会呈现一组3个刺激词汇(如台湾、陆地、屏障),并要求个体找出与上述3个词汇都有关联的目标字词─海峡。能解答出愈多的远距联想题目,就代表这个人愈有创造力。

从学习中发现创造力

然而创意思考并不是天马行空、无的放矢地幻想,也必须建立在各领域的知识基础上,才能显示其意义与价值。学者发现,各个不同知识或专业领域有其特定的创造力型态,这称为「领域特定」创造力。例如:艺术领域的创造力通常以出人意表、天马行空的作品传达出美感;而科学或科技领域的创造力是以前所未见的方式巧妙地解决问题来展现。所以说:艺术创造力较着重新奇,科学或科技创造力则较着重于解决问题。

在学校场域中,是否可使创造力与学科知识结合,让学生在学习时也有展现创造力的可能呢?事实上,在台湾已有学者尝试开发出以领域知识为基础的创造力测量方法。以数学科为例,以往教师在进行数学几何图形单元时,学习重点是教导学生如何利用公式或数学规则计算不同形状的面积,这种学习属于前述的聚敛性思考型式,教师引导学生寻求唯一固定的正确答案。然而,学习数学其实也可以同时展现创造力。

学者彭淑玲、陈学志与黄博圣就把扩散性思考能力与数学科结合,提出「九点问题」,主要是呈现多个由九个点组成的图形,并请个体画出各种能把点连成面积为2cm2的图形,愈多愈好。如此一来,个体在面对这类数学问题时,必须运用过去所学习的各种几何图形面积的知识,并使用扩散性思考方式以想出各种符合2 cm2的答案。当然,能画出愈多2 cm2图形(流畅力)、各种不同类型的2 cm2图形(变通力),或画出别人想不到的2 cm2图形(独创力),代表其在九点问题上的扩散性思考能力愈高。

笔者发现学生在面对这类数学问题时,有比较高的作答意愿与动机,且在九百多位学生中,可想出高达约一万多个的答案,表示大部分的学生其实都有某种程度的创造能力。

任纯慧、陈学志、张雨霖等人把联想能力与中文字词的学习结合,并参考前述的远距联想测试,开发出「字对」与「部件」型式的远距联想测试。以「字对」为例,主要是提供一组包含3个中文刺激字的题目(如:生、天、温),然后要求个体找出哪个字是可以跟这3个刺激字组成合理的双字词(答案:气)。以「部件」为例,则是提供一组包含3个刺激部件(如:女、子、禾),再请受测者联想出一个能够与3个刺激字分别组成的中文字(答案:乃)。

这些测试不仅可用以测量个体的联想能力,也运用到某种程度的语文能力─中文字词与部件的特性,属于学生在语文课中基本且重要的学习目标。因此,教授国文科的教师未来在教导学生认识中文部首与字词时,或许可变化不同的教学方式,使中文字词的学习与联想能力结合,让学生在学习中文时也激发他们的创造思考能力。

创造力的培育

创造力既然如此重要,有什么方法可增进学生的创造力呢?笔者认为创造力的培育应包括下列3个面向:

第一、教导学生运用创造思考的技巧和策略。创造思考的技巧是提升学生创造思考,尤其是扩散性思考的关键因素。其功能有四:帮助在短时间内想出大量的点子,例如脑力激荡技巧;协助构思改进既有的想法,例如奔驰(SCAMPER)法,提示我们进行创新思考的七种心智模式;协助组织点子,而透过这种重新的组织,可进一步帮助我们形成系统化的记忆、发现因果关系,甚或产生新的顿悟,例如心智图法;一系列整合性的思考方法,可帮助找到兼具创新、效用及价值的解决方法,例如创造性问题解决策略、六顶思考帽等。

第二、创造力教学必须结合学科知识一起学习。有效的创造力教学必须辅以能运用于真实生活中的例子,或透过情境化的方式进行,并搭配一连串与学科相关的练习,提供学生应用的策略,以启发学生能在更复杂、更真实的情境下应用。因此教师于教导学生创造思考方法的同时,必须教导学生运用创造思考方法于课程内容的学习。

第三、教师可透过教育环境的营造,鼓励学生发挥创造能力。近年来创造思考教学的取向,已经从思考技能与策略的教学,转向心智习性或倾向的培养,也就是思考不只是一种认知能力的表现,更是一种情意的倾向。因此,教师可运用师生互动或班级经营,增进学生从事创造的动机,并提供支持个人或团体发挥创造力的资源与机会。

此外,自发的内在动机也是创造力表现的重要元素之一,因此教师可在教学的过程中运用下列方式促进学生的自主学习,进而引发创意表现:可刻意透过一些模棱两可的问题或两难的情境,使学生尝试用各种不同的观点思考;对学生的看法能做正向积极的响应,允许学生提出冒险及具有实验性的想法,以营造创造性和正面的教学气氛;老师自身也应该示范期望学生达成的创造思考行为。

经过以上的介绍后,读者们对于创造力的概念、测量与创造力教学等面向是否有进一步的认识呢?接下来就要请大家「发挥创意」,想想看在生活中有哪些层面可以运用这些扩散性思考或远距联想能力啰!

资料来源:科技大观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终身成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ogrowing.com/1947.html

作者: 浪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15498741@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